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昨夜情话,转身天涯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挖个坑埋了

第一百五十四章 挖个坑埋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莫雨不能,至少暂时不能离开。
  
      见莫雨我神情激动,凌穆扬好奇的问,“遇到什么喜事了,这么开心?”
  
      “没什么。”莫雨随口敷衍了句。
  
      “没什么?没什么。”凌穆扬眉头微微一蹙,吃惊的看着莫雨,凑过来压低声音问,“你把人弄出来了?”
  
      看着脸上疑惑表情渐渐转变成肯定的凌穆扬,莫雨不得不说凌穆扬这家伙实在是太过精明了,什么都瞒不过他。
  
      见莫雨不说话,凌穆扬轻轻点了下头,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说出顺其自然那种话?原来是故意放的烟幕弹啊。”
  
      两人说话间,罗雪已经在宴会大厅里宾客们疑惑不解的目光中走到了台上,接过了司仪手里的话筒。
  
      “不好意思各位,明威身体不太舒服……”
  
      罗雪的解释有点牵强,可这种场合下却没有人会去计较事实到底是什么样。
  
      莫雨看着台上一脸歉意的罗雪,眉头微微皱起。
  
      罗雪的反应太平静了,平静的让她有些不安。
  
      严易泽不出现并没有对婚礼的流程有任何的影响,在罗光福夫妇的带领下,罗雪挨个桌子敬酒,寒暄,道谢。
  
      气氛也随之回暖,除了严易泽不在场,一切似乎都没有任何的改变。
  
      看着转身去下一桌敬酒的罗雪的背影,莫雨请抿了下嘴唇,压制住心中的好奇,静静等待着婚礼的结束。
  
      莫雨本以为罗雪会单独找她,可一直等到结婚晚宴结束,等到她离开酒店上了车罗雪也没找过她。
  
      似乎一切根本没有变过,似乎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严易泽被人弄走的事。
  
      “罗琦,带我去见易泽。”
  
      一上车。莫雨就催促道,她等了那么久,再也等不了了,她要见到严易泽,亲眼确认他平安无事。
  
      “少奶奶,现在还不是时候,要不再等几天?”
  
      “为什么?”莫雨脸色一紧,一把拉住罗琦,“是不是易泽出什么事了?他受伤了?伤的重不重?有没有送医院?你告诉我,你快告诉我。”
  
      “少奶奶,您先别激动。少爷他没出事。现在很安全。”
  
      “真的?你确定?”
  
      莫雨始终还是不放心,狐疑不定的看着罗琦,似乎想要从他面部表情看出他到底是不是在说谎。
  
      “真的,少爷他真的没事。”
  
      罗琦表情严肃的看着莫雨又强调了一遍。
  
      “不过现在您不方便去见少爷。罗雪发现少爷不见了,肯定会让人死死的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这个时候去见少爷只会害了少爷。”
  
      莫雨不傻,渐渐的也就冷静下来,点点头,“好,我不去。但我要听到他的声音,确认他平安无事。”
  
      罗琦早有准备。把早早握在手里的手机递了过去。
  
      莫雨接过的瞬间瞥了眼,就把手机放在了耳边。
  
      “易泽,我是莫雨,你……”
  
      挂断电话,莫雨彻底松了口气,笑着把手机还给罗琦,“走吧,送我回去。”
  
      莫雨和罗琦乘坐的车子后方,一辆黑色老款桑坦纳一直紧紧的跟着,直到亲眼看到莫雨的车子回到严家,看到罗琦乘坐另外一辆车离开。这才靠向路边缓缓停了下来。
  
      开车的年轻人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罗雪接到电话时,正独自一人在她和严易泽的婚房里。
  
      原本喜庆的房间看上去就像是被小偷光顾洗劫了一般,被子,枕头,床单散落的遍地都是,地板上还散落着很多的玻璃碎片。
  
      整个房间里出了头顶天花板上四周的射灯,几乎没有任何一件完好的东西。
  
      “我知道了,给我死死盯着莫雨。我要知道她的行踪,如果跟丢了,你也不用回来了。”
  
      罗雪挂断电话,转身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房间,转身走了出去。
  
      罗雪很清楚严易泽是被莫雨的人带走了,至于带去了哪儿她根本不知道,也没什么线索。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盯着莫雨,把莫雨当做是突破口。
  
      她相信莫雨哪怕能忍得了一时不去见严易泽,也忍不了一世,只要确定严易泽的下落,她会在第一时间把严易泽抢回来。
  
      让莫雨知道她罗雪看中的男人,任何人也抢不走,到最后还是会回到她的身边。
  
      新婚夜,罗雪没有在婚房度过,而是直接出门去了最常去的一家酒吧,通宵买醉,彻夜未归。
  
      同样彻夜未归的还有罗琦,从严家出来之后,罗琦在确定没有人跟踪的情况下,还是谨慎的让司机绕了很远的路,兜兜转转才赶去了严易泽所在的郊区我一栋待售的别墅里。
  
      罗琦赶到时,别墅里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一丝一毫的灯光。
  
      刺眼的车灯划破黑暗,照亮了别墅紧闭的大铁门,罗琦下车的瞬间他的座驾就掉头往市区的方向赶去。
  
      黑暗中,罗琦仔细的听了一阵,除了偶尔响起的虫鸣,寂静的黑暗中在没有其他任何的声响,这才走到大门边轻轻在大铁门上敲了几下。
  
      铁门里没有回应,停顿了片刻,罗琦又敲了几下……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他的耳畔才想起了几不可闻的脚步声,是从大铁门里传出来的。
  
      很快大铁门旁边的耳门开了,罗琦摸着黑跟在前方人身后走了进去。
  
      进了别墅,听到身后的门合上,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丝微弱的亮光,勉强能够照亮对方脚下。
  
      跟在这人的身后,罗琦穿过空旷的客厅,沿着一条过道来到了一扇不起眼的小门前。
  
      前面带路的家伙伸手敲门,三长两短,三短两长,一短一长,敲到第三遍门开了,门里面的亮光投射出来,罗琦眯起眼睛,一时有些无法适应。
  
      等他适应了光线,带路的人已经进去了。
  
      这是一间地下室。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件酒窖。
  
      酒窖里面只有三个人,两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男人,以及端坐在一张轮椅上的严易泽。
  
      看到罗琦,严易泽轻轻点了下头,“你来了。”
  
      “少爷,我来了。你没伤着吧?”
  
      “叫我陆明威或者陆助理吧,在我还没想起以前的事之前,我不是你的少爷。”
  
      严易泽轻描淡写的说了句,罗琦略皱了下眉说,“好。”
  
      “你来的正好,让他们帮我准备点东西。”
  
      “什么东西?”罗琦好奇的看着严易泽问,计划开始之前,他就已经让人物色了这栋待售的别墅,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也早早的被送到了这里。
  
      可以说这里除了比较简陋以外,该有的东西都有,甚至于罗琦担心严易泽无聊,还特意让人准备了一台电视机,方便严易泽打发时间。
  
      以这里的生活物资储备,哪怕是接下来一个月严易泽和带他过来的两个男人不出门,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铁链。”严易泽似乎担心这东西不容易弄到,又补充了句,“实在不行的话麻绳也行,不过至少要有手指那么粗才行。”
  
      “您要铁链和麻绳干什么?”
  
      罗琦越发的好奇了,实在是搞不懂严易泽的用意。
  
      “我怕到时候控制不住自己。”严易泽冲他苦笑,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了过去,“罗雪她给我吃了这个。”
  
      罗琦接过严易泽递过来的小盒子,打开见里面什么都没有,刚想问严易泽给他个空盒子干嘛,忽然发现盒子折角的地方似乎有一丝白色的粉末,如果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到。
  
      他脸色猛地一变,眼睛瞪的老大,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猜测。
  
      为了验证他的猜测,他用指甲轻轻挂起那一丝粉末,放在嘴里品尝了下,下一刻他就脸色铁青的喘起了粗气,咬牙切齿的说,“她这是在找死。”
  
      对于罗琦的愤怒,严易泽不置可否,轻轻说了句,“拜托了。”
  
      “少爷,其实不用那么麻烦。这东西我还供得起。”罗琦脸色变了又变,劝道。
  
      或许是因为情绪的变化,罗琦对严易泽的称呼也随之出现了变化。
  
      严易泽听到了,却并没有再纠正他,而是冲他摇头说,“我知道。可我不想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活下去。”
  
      “少爷,这事儿不急,等风头过去了,我送您去戒……”
  
      “不,我等不了那么久。”严易泽固执的摇头,“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碰这玩意儿,不想依赖这玩意,一分钟也不想。”
  
      “可是……”罗琦迟疑了下说,“少奶奶要是看到您那样,会难过的。”
  
      “那就暂时不让莫董知道。罗总。拜托了,在我没有完全摆脱这东西之前不要让莫董过来,也别带我去见莫董。”
  
      这时罗琦第一次见严易泽如此低声下气的求人,哪怕是严易泽失忆后的这段时间,他也没见过严易泽这样,可想而知罗雪给他吃的这东西对他的伤害又多大。
  
      “我答应您。您还有别的什么需要吗?”
  
      “没了,很晚了,你走吧。”
  
      罗琦走到门口将要出去的那一刻,严易泽忽然叫住了他。
  
      罗琦转身好奇的看着严易泽,只见他微抿了下嘴唇轻声说,“短时间里你不要再来了。”
  
      说完严易泽低下头,轻轻抽了一下?子,嘴巴微张了下似乎是在打哈欠。
  
      角度的关系,罗琦根本没看到这些轻点了下头说,“少爷,您放心,很快您就能出去了。我保证。”
  
      地下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刻,严易泽缓缓抬起了头,他的眼角有泪,?孔下方出现了?涕,开始不停的打着哈欠。
  
      “您没事吧?”守着严易泽两个男人担心的问,“是不是困了?要不您先休息会儿?很晚了。”
  
      严易泽一边打哈欠,一边看着两人说,“麻烦你们拿一条床单撕成布条把我绑在轮椅上,最好再找点胶带封住我的嘴巴。等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帮我解开。拜托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