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昨夜情话,转身天涯 > 第七十一章 还能相信谁?

第七十一章 还能相信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错,和易泽离婚,然后带着你的孩子离开!”
  
      严老太太的脸色无比的认真,语气更是冷漠的没有一丝感情。
  
      “为什么?”
  
      突然听到严老太太提出这种要求,秦怡必须要弄个明白。
  
      “原因?”严老太太眉头轻轻一皱,面无表情的脸上泛起一丝冷意,“你没必要知道!”
  
      “奶奶,我”
  
      严老太太根本不给秦怡说话的机会,挥手打断他,“我知道你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以后的生活不容易!所以我给你准备了一千万美金,应该足够你们母子过完下半辈子了!这就算是我对你的补偿吧!”
  
      说话间严老太太递过来一张美国花旗银行的支票,上面的金额不多不少整好一千万美金。
  
      看着推到面前的支票,秦怡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一向慈祥和蔼,对她,对严子羽都无比重视的严老太太,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竟然乘着严易泽去国外出差的这段时间让她带着孩子离开,这到底是为什么?
  
      秦怡低头想了很久,却始终没有头绪。
  
      “怎么?嫌少?”严老太太等了许久也没见秦怡接支票,脸色微微一变冷声问。
  
      秦怡抬起头面无表情的摇头。
  
      “那你为何不把支票收起来?”
  
      “我不要钱,我只想知道您为什么要我离开易泽!”秦怡固执的看着严老太太问。
  
      “如果我不告诉你呢?”
  
      “那我只能让您失望了!在没搞清楚原因之前,我不会离开易泽,如果您非要我离开也可以,不过这种事我要他亲口跟我说!”
  
      “他不会说这种话,更不会让你离开!”严老太太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脸色一冷,“但你必须得离开!这对你,对他,对我们严家都好!”
  
      “我还是不明白您的意思!”
  
      秦怡深锁着眉头,还是没有想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罢了,当我什么也没说吧!你去休息吧!”
  
      严老太太深吸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意兴阑珊的挥手让秦怡出去。
  
      带着满心的疑惑,秦怡离开了严老太太的书房,她的心情很是沉重。
  
      “老夫人,少奶奶她怎么说?”管家推门进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没答应!”说完严老太太苦笑了一下,“换做是我在不知道原因的情况下,也不可能答应这种无理的要求!”
  
      “那怎么办?要不您还是告诉少奶奶原因吧?”
  
      管家迟疑了一下说,严老太太苦笑着摇头,“她不能知道!”
  
      “少奶奶不知道原因,肯定不会带着那个野种离开少爷,难道您真打算听少爷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把那个野种当成少爷的孩子看待?”管家紧紧皱着眉头问。依他对严老太太的了解,严老太太不会那么容易放弃。
  
      “这自然不能!既然她不愿意离开,易泽又那么在乎她,到了这一步,也只能”
  
      严老太太的声音越来越小,管家的脸色越越来越难看,最终化作了一声苦笑,“或许也只能这样了!”
  
      秦怡回到房间,看到严子羽那张和凌穆扬有七八分相似的小脸,突然心里一紧。
  
      她似乎找到了严老太太逼她带着严子羽离开的原因,只是严易泽都已经做过亲子鉴定。证明子羽是他的亲生儿子,严老太太又何必因为子羽和凌穆扬长得像要赶他们母子出门呢?
  
      她这样,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难不成那份亲子鉴定是假的?
  
      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念头,让秦怡自己都吓了一跳,或许也只有这样一切才能解释的通。
  
      可再一想,秦怡却觉得自己肯定是想多了,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忍受这种事,严易泽也不例外。
  
      给孩子喂完奶,已经快十点了,秦怡刚要去洗澡休息,严易泽打来了电话。
  
      “老婆。怎么这么晚没睡啊?”
  
      “快睡了!你这会儿到了没有?”
  
      “刚下飞机,这不怕你担心就给你打电话报平安了。”
  
      “飞了一天累了吧?你等下赶紧先找个酒店住下来倒倒时差,我差不多也该睡了!”
  
      秦怡不想和他多说,生怕严易泽发现她的情绪有些不对。
  
      “那行,你早点休息!好好照顾我们儿子,我处理完这边的事就回去!”
  
      挂断电话,秦怡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一直到天亮才昏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秦怡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还不等她去拿手机。一旁的严子羽就哇哇的哭闹起来。
  
      敲门声随即响起,刘婶推开门走了进来,不等秦怡发话就紧张的抱起严子羽哄起来。
  
      见孩子依然哭闹不停,刘婶看了眼秦怡说,“少奶奶,小少爷可能是饿了!”
  
      “交给我吧!”秦怡接过严子羽,示意刘婶出去,喂上奶,孩子这才渐渐安静下来,秦怡这才有时间翻开手机。
  
      电话是薛晚晴打来的,回拨过去接通的第一时间秦怡就听见电话里传来薛晚晴急促的声音。
  
      “秦,秦怡,不好啦!店里出事了!”
  
      秦怡心里一紧,“出什么事了?你别急,慢慢说!”
  
      “我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你要不还是过来一趟吧!我等你!”薛晚晴说完挂断了电话,秦怡盯着手机皱了下眉,一直等到孩子吃饱,哄他睡着这才起身洗漱叫来刘婶,让她看着点孩子,自己出去一趟。
  
      赶到花店门口时,秦怡看到的是已经被烧的几乎看不出原样的铺面,旁边萧项的店也是一样,到处是烟熏火燎的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
  
      秦怡皱眉看着这一切,问薛晚晴。
  
      “我也不太清楚,据说好像是线路老化引发的火灾!”薛晚晴哭丧着脸看着秦怡说,“秦怡,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了!要不是昨晚我喝的太多,睡得太死,或许”
  
      “算了,烧就烧了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秦怡勉强笑笑,安慰说,“大不了重新招人装修下,这段时间就让店里的工人休息吧!工资照发!反正我们这大半年挣得也不少了,不差这点钱!”
  
      “可是”
  
      “别可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整好这段时间你也好好的放松放松,就当是给自己放假了!”秦怡拍了拍薛晚晴的肩膀,笑着安慰了句。
  
      “既然你这个大老板都这么说了,那好吧!”薛晚晴这才露出笑脸问道,“等联系好装修公司,我打算去欧洲逛逛,以前一直想去来着没钱,这大半年倒是有钱了。又没时间!对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我?”秦怡愣了下,想到家里才一个多月的小子羽,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走不开!”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交代完处理事项,又和薛晚晴聊了几句,秦怡就赶回了严家。
  
      推开房间的门,秦怡脸色陡然大变,严子羽不见了,问了佣人才知道是被老夫人带着出门了,随行的还有管家和刘婶。说是要出门给严子羽置办几身衣服。
  
      秦怡这才松口气,给管家打了个电话,问清楚他们在哪儿,就赶了过去。
  
      再一次见到严子羽时,小家伙正躺在婴儿车里,眼睛咕噜噜的到处好奇的乱看。
  
      秦怡示意刘婶把婴儿车给她推,刘婶点头,顺从的让到一边。
  
      严老太太拿着一大包衣服让管家去结账,转身见到秦怡笑道,“来啦!”
  
      “恩!”秦怡点头好奇的看着严老太太问,“奶奶。您怎么突然想起来给子羽买衣服了?他不是还有那么多衣服没穿的吗?”
  
      “快夏天了,不得给孩子置办几身新衣服吗?孩子长得快,去年做的那些衣服今年怕是都不能穿了!既然你也过来了,要不你也来帮你儿子挑几件?”严老太太笑眯眯的看着秦怡说。
  
      “不用了,奶奶您看着买就是!”
  
      尽管严老太太看上去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可秦怡却始终有些莫名的紧张,尤其是想起昨晚严老太太和她说的那些话。
  
      “那行吧!”
  
      严老太太也没有勉强,转身又去了另外一家店,几圈逛下来,给小子羽买了一大堆衣服,跟在身后的几个保镖手里都拿不下了。
  
      可严老太太还是没有收手的意思。依然在买买买。
  
      管家见这样下去不行,让几个保镖先把这些衣服送到车上去,等下再过来,只留下一个保镖跟着。
  
      秦怡始终推着婴儿车跟在他们身后,逛着逛着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大喊,“抓住他,抓住他!抓小偷!”
  
      远远的秦怡就见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手里拎着一个女士皮包向着这边飞奔过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气喘吁吁的中年妇女。
  
      不用说前面那个男人就是小偷了,看到这一幕的人很多,却根本没有人插手。
  
      秦怡自然也是不愿意插手的,可谁知道那个小偷不知道怎么搞的,在经过严老太太身边时候突然拽了严老太太一下,只见严老太太发出一声尖叫,往地上倒去。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管家,可他毕竟年纪大了,根本没拉住严老太太自己也摔了。
  
      第二个反应过来的是跟着的保镖,只见他把手里的购物袋一丢,健步如飞的冲向严老太太,在最后时候猛地扑倒在地上,给严老太太当了人肉垫子。
  
      秦怡和刘婶也在第一时间冲过去,见严老太太没什么事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只不过管家就没那么幸运了。胳膊摔断了。
  
      秦怡赶紧吩咐刘婶叫救护车,这才回到婴儿车旁边,下意识的去看车里面的严子羽,下一刻秦怡脸色惨白的发出一声尖叫,“我的孩子!”
  
      严子羽不见了,听到她这么一喊,严老太太,管家,刘婶都跑了过来,看着空荡荡的婴儿车,严老太太的脸色无比的阴沉,冲一旁的保镖低喝道,“快让人给我找!要是找不到小少爷,你也不用回来了!”
  
      “丫头,别担心!子羽不会有事的,奶奶向你保证,一定会把子羽找回来的!”严老太太拉着秦怡的手安慰了句。
  
      “奶奶,我没事!您和管家在这歇着,我去帮忙找子羽!”秦怡说完抽出手就跑了出去,逢人就问有没有见到一个一个多月的孩子,还给对方仔细的形容了严子羽的衣着特征。
  
      可让她失望的是根本没有人见过,秦怡找了好久也没有半点线索,她几乎要绝望了。
  
      “丫头,怎么样?找到没有?”严老太太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边,担心的问。
  
      秦怡沮丧的冲她摇头,“没有!奶奶,保镖他们找到子羽没有?”
  
      严老太太苦笑着摇了摇头,秦怡一下感觉天塌了下来,双腿一软差点瘫在地上,刘婶赶紧一把扶住她,紧张的问,“少奶奶,您没事吧?”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子羽,你到底在哪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