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昨夜情话,转身天涯 > 第六十章 严易泽的反击

第六十章 严易泽的反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严易泽的脚步并没有任何停留,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停留。
  
      凌琳已经快触碰到他的底线,若不是心里始终还念着严凌两家的旧情面,严易泽绝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严易泽推开病房的门,看到的是秦怡面无表情的脸。
  
      “饿了没,想吃点什么?我带你出去吃!”严易泽走过去伸手要去揽秦怡的肩膀,被她躲过不咸不淡的说,“我没胃口!”
  
      “还在为凌琳说的那些生气呢?”严易泽眉头略皱,安慰道,“你放心,不管到任何时候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身边,而且我保证再也不见她!她以后应该也不敢来找你胡说八道了!”
  
      “就这样?”秦怡转头盯着严易泽,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如果你觉得不够,我想办法让她离开润城,永远也不让她再回来!”
  
      “不必了!”秦怡盯着严易泽看了许久,轻轻摇了摇头。
  
      秦怡内心里对他失望到了极点,凌琳差点害死了他的孩子,他居然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凌琳,只是和他不再见面,这样的处置实在是太便宜凌琳了。
  
      秦怡尽管不满意,却并没有丝毫左右严易泽做法的意思,甚至于她对严易泽的失望都没有表现出来。
  
      她并不知道凌琳没告诉严易泽她是昨晚那件事的幕后黑手,而严易泽显然也没有意识到凌琳还有事情没有说出来。
  
      “好了,不气了!为那样的人生气不值得!”
  
      严易泽心疼的看着秦怡说,秦怡点头,“我没生气!不早了,你快回去吧!这里有刘婶守着就行了!”
  
      “那怎么行?我可不放心把你一个人放在这!”严易泽笑着去整理旁边空着的一张床铺,秦怡好奇的看着他问,“你干嘛?”
  
      “我今晚留在这里陪你!”
  
      严易泽理所当然的笑着,秦怡却丝毫不领情,“严易泽,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我说了不要你陪!”
  
      “我知道,可我还是得留下来!”
  
      严易泽笑着点头,很认真的说了句。
  
      “为什么?”秦怡死死皱起眉头,严易泽脸上的笑容一收,柔和的目光落在秦怡的脸上,“你不在我身边,我睡不着!”
  
      “你”秦怡抿了下唇,闭着眼睛,“那随你!”
  
      严易泽的话让她感觉恶心,感觉自私,无形中严易泽对凌琳的处置已经成了她心里的一根刺,一根怎么也拔不掉的刺。
  
      见秦怡不搭理他,严易泽无奈的苦笑了下,整理好床铺上,走过去讨好的说,“这都几点了?送饭的人还没来吗?你饿了吧,想吃什么我去买!”
  
      秦怡眼睛都没有抬,随口回了句,“你饿了自己出去吃,不用管我!”
  
      “那怎么行,你可是我老婆!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我怎么能让你娘两饿肚子呢?馄饨怎么样,我知道医院附近有一家馄饨不错,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买!”
  
      说完严易泽不等秦怡回答,快步走了出去,刚关上门刘婶提着个食盒走了过来,笑着问,“少爷,您是要回去了吗?”
  
      “我去买点馄饨!这是秦怡的晚饭?”严易泽盯着食盒看了眼,皱眉问,“怎么这么晚才送来?”
  
      “晚吗?这会儿还没到六点呢!”刘婶疑惑的皱眉说。
  
      “是吗?”严易泽愣了下笑道,“这么早?”
  
      “少爷,要不要我等您回来再”
  
      “不用,如果秦怡饿了,就让她先吃,我很快回来!”严易泽摇了摇头。
  
      “好!”
  
      推开病房门。刘婶叫了秦怡声,“少奶奶,您是这会儿吃还是等少爷回来?”
  
      “现在吃!”
  
      刘婶点头把食盒拿过去,一层一层的掀开,摆放在秦怡面前。
  
      吃到一半时,严易泽提着两份馄饨回来了,笑着走到她床边说,“老婆,热乎乎的馄饨!来乘热吃,等下就不好吃了!”
  
      秦怡停下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摇头,“我不想吃馄饨!”
  
      严易泽愣了下,讪笑着把馄饨丢在了垃圾桶里,“那行,咱们不吃馄饨!说起来这外面的东西也不一定多干净,我还真不放心!”
  
      秦怡理都没理他,任由他在那自说自话,弄的严易泽的脸色有些尴尬。却还是腆着脸笑道,“今天饭菜不错啊!你多吃点!”
  
      “我吃饱了!”
  
      严易泽话音刚落,秦怡就搁下了筷子,抽过一张纸巾擦了下嘴。
  
      “这就饱了?你才吃了没几口吧!”严易泽皱眉看着根本没有动几口的饭菜,劝道,“你现在是有身孕的人了,可不能由着性子来,要不你还是再吃一点吧!”
  
      秦怡抬起头看着严易泽微蹙了下眉头,“你没听到我说的吗?我饱了,吃不下了!”
  
      “那行,饱了咱就不吃,等下你饿了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严易泽笑眯眯的看着秦怡点头,丝毫也没有生气。
  
      一旁刘婶笑道,“少爷,您还没吃吧?要不您将就着吃一点,饭菜还是热的!”
  
      “好!”严易泽点头,刚拿起筷子。秦怡一板,“刘婶,你怎么能让易泽吃我剩下的饭菜?这像什么话?被人听到会笑话的!”
  
      “我不在意!”严易泽笑笑夹起一筷子菜刚要放嘴里,秦怡伸手就把筷子给他打飞了,义正言辞的说,“可是我在意!”
  
      刘婶愣在了当场,有些搞不懂秦怡这是玩的哪一出。
  
      是个人都看的出来严易泽饿了,况且刚才严易泽也说了根本不在乎这是秦怡吃剩下的,她干嘛还那么在意?
  
      严易泽稍愣了下,神色古怪的笑道,“老婆说的是,我堂堂严家大少爷吃剩饭传出去确实不好听!行,不吃了!刘婶,把饭菜收了吧!”
  
      “少爷,您真不吃了?”
  
      刘婶迟疑了下问,严易泽虽然有些不舍,却还是点头。
  
      见刘婶把饭菜一样一样的收回到食盒里。刚要出去交给保镖带回去,严易泽叫住了她,“刘婶,你也回去吧!今晚我留在这里照顾秦怡!”
  
      “少爷,这不合适吧?您明天还要工作呢!”
  
      “没事,我晚上又不是不睡觉!不会耽误的,你等下回去给奶奶说一声,就不用等我回去了!明天一早你赶过来替我就行了!”
  
      刘婶看了眼秦怡,又看了眼严易泽,眸子闪了下点头道,“那行,我就先走了!少爷少奶奶你们好好休息!”
  
      刘婶走后没一会儿,严易泽站起身来往外走,秦怡叫住他问他干嘛去。
  
      “我有点饿了,出去吃个饭!等下就回来!”
  
      “不行,你走了,我怎么办?刘婶已经被你赶走了,等下谁照顾我?”
  
      “那我总不能不吃饭吧?我到现在午饭还没吃呢!”严易泽冲她苦笑,一脸无奈。
  
      “那我不管,反正是你说的要留下来照顾我,你要干不来,就回去,让刘婶来!”秦怡瞥了他一眼,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行,行,行!我不去还不行吗?”严易泽讪讪的走回去床边坐下,掏出手机给罗琦打了个电话让他去买份饭菜送过来,秦怡始终没有瞧他一眼,随手打开电视,靠在床头看起来。
  
      二十几分钟后,罗琦提着一份盒饭送进来,严易泽饿惨了,打开饭盒狼吞虎咽的刚扒拉了两口,正在看电视的秦怡忽然转头看向他,“严易泽!”
  
      “怎么啦?”严易泽抬起头疑惑问了句,秦怡皱了下眉说,“麻烦你能不能出去吃?你吵到我看电视了!”
  
      “那我声音小一点!”严易泽笑笑,放满了吃饭的速度。
  
      秦怡这才收回视线,可才过了两分钟秦怡又叫了他一声,“严易泽,你能不能出去吃?你那饭菜的味道熏死人了!”
  
      “啊?”严易泽张着嘴巴愕然的看着秦怡,见她一脸嫌弃的表情,撇了撇嘴灰头土脸的走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秦怡转头看了眼大门的方向,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见到严易泽吃瘪,她心里解气的不得了。
  
      “少爷,您吃饱了吗?我帮你拿去丢掉!”罗琦走过来要接严易泽手里的饭盒,严易泽抬起头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吃饱了?”
  
      “啊?”罗琦愣了下,“那您这是”被少奶奶给赶出来了?
  
      严易泽瞪了他一眼,抱着饭盒去了楼梯间,坐在台阶上继续吃饭,完全没了一点大家少爷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就是个平头百姓呢!
  
      严易泽心里那个憋屈啊,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嫌弃,第一次被人毫不留情的赶出来,第一次不顾形象的坐在楼梯上吃饭,这要是让那些和他身份相当的家伙们知道了,非笑死不可。
  
      换了个人,严易泽早发飙了,可谁让这个让他吃瘪的人是秦怡呢?他再憋屈也得受着,他可是知道秦怡还在生气,巴不得他赶紧滚回严家去,让刘婶过来陪着她。
  
      吃完饭回到病房,陪着秦怡看了会儿电视,眼看着快九点半了,严易泽起身关掉电视。和颜悦色的看着一脸不高兴的秦怡说,“老婆,时间不早了!赶紧睡吧!你现在可是孕妇,不能熬夜!”
  
      “哦!”秦怡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点头躺下来,任由严易泽过来帮她掖好被子。
  
      做完这一切,严易泽熄灭病房的灯爬上隔壁的病床昏沉睡去,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同一时刻,润晟大酒店五楼的一间酒吧一个包厢里,凌琳一句话不说,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不管欧若兰怎么问,她也不开口。
  
      “琳姐,你不能再喝了!你已经喝了快三个小时了,再喝下去你就醉了!”
  
      “滚开!我的事不要你管!”凌琳一把推开拉着她手的欧若兰,脸色阴沉的吼道。
  
      欧若兰冲她苦笑,还要劝她。凌琳一下把酒杯砸在面前的桌子上,红着眼说,“你再给我啰嗦一句试试!滚出去!”
  
      欧若兰吓得一缩脖子,神色复杂的退了出去。
  
      大约半个小时后之后,欧若兰引领着凌穆扬来到了包厢门口。
  
      “凌少,您帮我劝劝琳姐吧!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晚上一回来就跑这来了,这都喝了三个多小时了,还拼了命的要喝酒!我怎么劝也不停,还把我赶出来了!”
  
      “哦?是吗?我去看看!”凌穆扬点了下头,示意她稍安勿躁,推开门走了进去。
  
      “滚!给我滚出去!”
  
      随着凌琳的怒吼,一直空酒瓶径直飞了过来,凌穆扬脑袋一歪,酒瓶擦着他的头发飞了过去,咣当一声砸在门后,散落成一地的玻璃渣子。
  
      “是谁惹着我们凌琳小姐了。居然让你发这么大的火?”凌穆扬笑着问。
  
      凌琳抬起头见是凌穆扬酡红的脸顿时扭曲起来,怒吼道,“凌穆扬,你来干嘛?你也要来看我笑话吗?”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只是路过,听说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过来看看!”凌穆扬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笑道,“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我陪你!”
  
      说完他直接提起一只啤酒,冲凌琳扬了扬,“我干了,你随意!”
  
      看着凌穆扬仰着脖子咕咚咕咚的一会儿就喝干了一瓶啤酒,凌琳也不甘示弱的提起一只啤酒仰头就往嘴里倒。
  
      两人一言不发的一瓶接着一瓶的喝了足有七八瓶酒,凌穆扬这才打了个酒嗝笑道,“不喝了,不喝了!我喝不过你,再喝下去我等下得跑卫生间了!”
  
      “你还是不是个爷们。连我一个女人也喝不过?”凌琳醉醺醺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讥讽道。
  
      “是不是爷们,可不是看能喝多少酒!”凌穆扬笑着摇摇头。
  
      “少给我找借口,你就不是个爷们!”
  
      “是吗?要不要试试?”凌穆扬欺身而上,两人的鼻尖几乎贴在了一起,邪魅的笑道。
  
      凌琳吓得一下酒醒了不少,猛地推开凌穆扬一脸紧张捂着胸口说,“凌穆扬,你想干嘛?你不要乱来!”
  
      “放心,我对你没兴趣!”凌穆扬坐直身子摇头笑道。
  
      “那你刚才”凌琳手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警惕的问。
  
      凌穆扬看着凌琳绷紧的脸忽然笑了,“这方法果然好用,你看上去好像清醒了不少!”
  
      “凌穆扬,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你会不明白?”凌穆扬不屑的冷笑,“遇到点挫折就自暴自弃,指望一醉解千愁,这是懦弱的表现!说实话,这样的人真的不配和我合作!我有点后悔了!”
  
      “你给我闭嘴,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你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说我!”凌琳双眼通红的冲着凌穆扬怒吼。
  
      “不就是严易泽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要是这么容易就被打败了,就放弃了,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滚回美国去,安安分分的守着你女儿过一辈子算了!何必自找苦吃!”凌穆扬丝毫不留情面的揭开了凌琳的疮疤。
  
      “我没放弃,我也没被打败,没人能打败我,没人能让我放弃,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他回到我身边的!”
  
      凌琳站起身激动的冲他吼叫,凌琳不动声色的点头,“这才是我认识的凌琳小姐!不错,看样子我们的合作还可以继续下去!”
  
      “凌穆扬,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帮我?你快告诉我?”
  
      凌琳一把抓住凌穆扬的手,情绪激动的问。
  
      “办法我肯定是有的,但是现在却不能告诉你!”就在凌琳脸色变冷的瞬间,凌穆扬又补充了句。“你现在醉成这样说了你也记不住,还是等你睡醒再说吧!要是到时候你还想把严易泽抢过来,就来找我!我们好好谋划谋划!”
  
      说完凌穆扬起身往外走去,过了几分钟凌琳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欧若兰一把扶住她紧张的问,“琳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扶我回去休息!”凌琳尽管醉的很厉害,情绪却很稳定,简直和方才判若两人。
  
      欧若兰很好奇刚才凌穆扬在包厢里和凌琳到底说了什么,居然让她变化这么大,可最终她还是什么也没问,扶着凌琳反悔了房间,没过多久房间里渐渐响起了凌琳的鼾声。
  
      医院病房里,严易泽鼾声如雷,他真的太困了。
  
      昨夜没有秦怡在身边,他一整夜几乎都没有合眼,强撑着上了一天班,这会儿脑袋一沾到枕头,顿时就睡死过去。
  
      严易泽睡得很沉,秦怡却根本没睡,也睡不着。
  
      尤其是听到严易泽如雷的鼾声,心里特别不舒服。
  
      她不会干涉严易泽的决定,但不代表她会满意严易泽的做法。
  
      晚上那会儿故意挤兑严易泽,也只不过是开胃菜,如果严易泽天真以为那样她就不会再生气,那就错了!
  
      秦怡可不是那么大度的人,凌琳差点害死她的孩子,严易泽不和凌琳计较,那秦怡只能和严易泽计较,至少也要狠狠的折腾他,为肚子里的孩子出一口闷气:严易泽,今晚你别想睡得安生。
  
      一念至此,秦怡开口叫了严易泽几声,回应她的却始终是严易泽的鼾声。
  
      秦怡知道这样是叫不醒他了,起身打开灯,走过去推了严易泽好几下,严易泽这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老婆,你怎么起来了?”
  
      “我饿了!要吃饭,你快去给我买!”
  
      严易泽揉了揉眼睛,眼屎巴拉的问,“你想吃什么?”
  
      “我要吃烧烤!”
  
      “好,我现在就让人去买!”严易泽晃了晃脑袋,稍微清醒了点,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秦怡一把抢过他的手机说,“我要吃你亲手买的!”
  
      “行,我现在就去!”
  
      看着严易泽疲惫的走出去,秦怡冷笑了下,回到床上睡下,迷迷糊糊中听到严易泽叫她,睁开眼看到的是严易泽柔和的笑脸,“老婆,烧烤来了!快吃吧,等下凉了就不好吃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