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昨夜情话,转身天涯 > 第五十一章 结婚证?

第五十一章 结婚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怡看了眼手里的产权证明,愣了一秒,递回去,“谢谢,我不要!”
  
      “不要?”严易泽拧起了眉头,没有接,“这已经是整个润城最繁华的地段,没有更好的了!”
  
      “我知道!”秦怡点头,手中产权证明的绿本本硬往严易泽的手里塞去,“不过这么好的铺面开花店可惜了,还给你!”
  
      “你知道吗?”严易泽眯着眼睛脸色严肃起来,“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没有收回的道理!尤其还是送给自己老婆的!”
  
      “你不要我就把它丢了!”
  
      秦怡见他说的这么坚决,做势要丢出去。
  
      “一张纸而已,丢了也就丢了!反正现在这家店面在你名下!”
  
      严易泽毫不在乎的笑起来,仿佛吃定了她一样。
  
      “你”秦怡眯起眼睛瞪着他,脸色有些铁青。
  
      “不管你愿不愿意,花店都必须开在这里!”严易泽说完转头看向罗琦,“后天一早,我要看到少奶奶的花店在这里开张!”
  
      “是,少爷!”罗琦点头应了声。
  
      “严易泽,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替我做决定?”秦怡气的冲他叫,严易泽丝毫也不生气,笑眯眯的看着她说,“就凭我是你老公!”
  
      “切!”秦怡冷笑,“你不是我老公,我们没领结婚证!所以你没权利替我做决定!”
  
      “是吗?”严易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缓缓眯起眼睛,“跟我来,给你看样东西!”
  
      “什么东西?”秦怡好奇的问了句,严易泽却没有告诉他,只说,“跟我来就知道了!”
  
      严易泽原路返回,秦怡疑惑的捏着产权证的绿本本跟在身后,等到严易泽上了车,秦怡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跑车上什么意思?”
  
      “我要给你看的东西在这里。你确定不上来看一眼?”严易泽见秦怡半天不懂,笑着反问,“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我有什么可怕的?”秦怡硬着头皮上了车,车外的罗琦轻轻带上车门,去开车。
  
      车子缓缓启动,可严易泽却一直老神在在的坐着不动,像是忘记了有东西要给秦怡看。
  
      “你不是说要给我看样东西吗?东西呢?”
  
      “别着急!”严易泽笑笑,示意她深吸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
  
      就在秦怡越发搞不懂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的时候。严易泽突然从西服内村的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了过来。
  
      秦怡好奇的看了她一眼,拆开信封,当她从信封里倒出两个红本本时,她的心突然没来由的一紧。
  
      结婚证!
  
      哪来的结婚证?谁的?难道是她和严易泽的?
  
      秦怡依稀记得当时他们并没有完成结婚手续,心里才稍松了口气,可等她翻开结婚证看到里面的内容却一下傻了眼。
  
      这确实是她和严易泽的结婚证,上面还有他们的照片,只不过秦怡却根本不信这是真的。
  
      “现在我有资格替你做主了吗?”严易泽笑着问道。
  
      “你从哪儿搞来的?做的挺真啊!”秦怡抬起头冲她冷笑,翻来覆去的摆弄手里的结婚证。“不过你以为找人做两个假证就真是我老公了?严易泽,自欺欺人真的很没意思的,你知道吗?”
  
      “假证?哈哈哈!”严易泽笑的直摇头,半天都没缓过来。
  
      “你笑什么?”秦怡脸色一冷,看到他笑成这样心里很不舒服。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很可爱!明明是真的,你偏偏说成假的!”
  
      严易泽笑容一收,可眼中的笑意却怎么也收不住。
  
      “够了,你真当我傻吗?我本人都没去民政局哪来的结婚证!”
  
      “你这段时间是没去。可我们结婚第二天你和我去过,你难道忘了?”见秦怡还要反驳,严易泽一挥手,笑着说,“或许你不记得了,那天的手续只差我的签字,所以”
  
      “严易泽,你答应过不勉强我的!”
  
      秦怡怒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严易泽居然会干这种事。
  
      “我是答应过你!”严易泽脸色一冷,“可你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必须买个保险!”
  
      “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仔细想想早上你都见了谁!”
  
      严易泽说完没再吭声,气息却粗重起来。
  
      “见了谁?你是说萧项?”秦怡眉头一皱,陡然想起了和萧项在花店门口遇到谈话的那一幕,脸色顿时一变。
  
      “看样子你的记性不算差!”
  
      “我和萧项那是在谈正事儿!”面对严易泽略显激动的脸,秦怡辩解道。
  
      “我不管你们谈的是什么,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你和他再有任何来往!你别忘了,上一次要不是我发现的早,你早就被他给”
  
      说到这里严易泽的眼睛里闪起凶光,脸色也阴沉下来。
  
      “严易泽,你这个妒忌狂!”
  
      “没错,我就是妒忌,就是吃醋!那是因为我爱你,我不允许你和你的旧情人再有任何的来往!”
  
      严易泽有点激动,声音不自觉的提到了几个分贝。
  
      “我做什么事,和什么人接触那都是我的事!就算这结婚证是真的,你也管不着!”秦怡气呼呼的瞪着他。
  
      “管不着?我倒是看看我到底管不管的着?”严易泽冷笑,“不管你愿不愿意,你的花店必须开在我指定的位置,而且以后我不在场你不许在和萧项有任何的接触,哪怕是眼神接触也不行!”
  
      严易泽的话很霸道,他的表情更霸道。
  
      “你”秦怡指着他气的脸色铁青,咬牙切齿了半天,最终猛的转身去拉车门。
  
      严易泽一把拽住她的手,沉声问,“你要干嘛?”
  
      “我要下车!放手!”秦怡转头瞪了他一眼。用力来掰严易泽的手。
  
      严易泽愣了下松开她的手,得意的笑起来,“你下不了车!不信你可以试试!”
  
      “试试就试试!”
  
      秦怡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转头去开车门,可任由她脸都憋红了也打不开。
  
      严易泽一直冷眼旁观,嘴角始终带着笑。
  
      秦怡转过身见到他脸上的笑,没来由的一阵火大,怒吼道,“严易泽。你到底干了什么?车门为什么打不开?”
  
      “我干什么了吗?”严易泽笑着摊开手,“我可一直坐在这里,什么都没做!”
  
      “那我为什么打不开车门!”
  
      “有时候你真是傻得可爱!中控锁着,你怎么可能打得开?”
  
      “你”见严易泽一脸调笑的看着她,秦怡感觉丢脸到了极点。
  
      她一时激动竟然忘了车子是有中控锁的,不解锁的话,行驶途中车门根本打不开,她刚才还傻了吧唧的想要开车门跳车,简直傻到了家。
  
      “罗琦。你给我停车,我要下车!”秦怡拉开中间的隔板,冲开车的罗琦吼。
  
      严易泽一把将她拽进怀里,面对着她气呼呼的脸笑道,“行了,气也气了,闹也闹了!差不多就行了,这大晚上的让你一个人走回去,我可不舍不得!”
  
      “这是我的事。放开我!”秦怡用力挣扎,严易泽却越搂越紧,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别闹!再闹我要收拾你了!”
  
      “你敢!”秦怡瞪大眼睛看着严易泽,气呼呼的吼了句。
  
      严易泽没说话,而是以实际行动回答了秦怡,他一下封住了秦怡的嘴巴,将她死死按进怀里
  
      开车的罗琦很自觉的反手拉上隔断的小窗户,专心致志的开着他的车,仿佛车后发生的一切都和他完全没有关系。
  
      车子稳稳停在严家别墅大门口,罗琦还是能隐约感到车子在震动,他这才转身敲了敲隔断的小窗户。
  
      车子的震动突然消失,后座秦怡恶狠狠的瞪了眼心满意足正在整理衣服的严易泽,飞快的把衣服穿好。
  
      抬头严易泽正笑眯眯的看着她问,“刺激吗?”
  
      “严易泽,你混蛋!”秦怡一巴掌甩在严易泽的脸上,打开车门气呼呼的跑了下去。
  
      严易泽伸手摸了下有些发疼的脸,嘴角扬起一丝无奈的笑。从车里钻了出去,径直往别墅里走去。
  
      一路上佣人们纷纷侧目,小心翼翼的偷瞧严易泽微微发红的半边脸,一个个好奇的要命。
  
      刚到楼上,正撞见管家从严老太太的书房走出来。
  
      “少爷,您的脸”管家紧紧皱起了眉头,惊疑不定的问了句。
  
      “刚才有个蚊子盯在脸上,给我拍死了!”
  
      严易泽随口解释了句,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管家盯着房门看了眼,眉头轻皱:打个蚊子能把脸都打红了?
  
      他怎么也不相信,却也没敢多事,迈步下楼。
  
      一早,吃完早饭,严易泽去公司上班,秦怡回房间休息了会儿,换了身衣服也出了门。
  
      去公司路上,严易泽听说秦怡又出去了,让罗琦派人跟紧了,只要发现她和萧项接触就立刻通知他。
  
      快到中午时,凌琳突然跑来了。
  
      “你怎么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