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昨夜情话,转身天涯 > 第四十章 去萧项家做客

第四十章 去萧项家做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严易泽赶到的明华商场时,罗琦的人已经把这里翻了个遍,倒是有不少女装店的店员,咖啡馆的服务员声称见到秦怡,只是这些人都不知道秦怡去了什么地方。
  
      他不是没试过定位秦怡的位置,可软件上面根本没有显示,秦怡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严易泽心神不宁的站在商场一楼大厅正中央,眼神焦急的四处打量,期望可以在下一瞬间看到秦怡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笑着问他,“傻瓜,你怎么跑来了?”
  
      然后他会激动的拥她入怀,紧紧的抱着,再也不松开,再也不让她离开自己身边半步。
  
      秦怡没有出现,严易泽却等来了跑去帮忙找人的罗琦。
  
      “找到没有?”
  
      看着严易泽一脸紧张的样子,罗琦感觉他有些陌生。
  
      尽管这已经算是他第二次看到严易泽这么失态,但罗琦还是没有办法把眼前神色紧张的严易泽和从前那个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依然淡定自若的身影重合起来。
  
      严易泽就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好在他的两次失态都只针对秦怡,本质上他还是从前的他,从未变过。
  
      “没有找到少奶奶,不过我刚在六楼的时候看到有部电梯坏了,据说有人被困在里面快一个消失了,或许”少奶奶就在那里面。
  
      罗琦的话并未说完,严易泽已经冲了出去。
  
      明华商场有五部电梯,其中两部是自动扶梯,另外三部是垂直升降的客梯,出现故障的是紧挨在一起的三部电梯中间那一部。
  
      六楼的电梯门前,围了很多人,有商场的保安,电梯维护公司的员工,商场的经理,以及随后赶到的警察和医护人员,当然更多的还是看热闹的客人。
  
      严易泽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挤进人群,说来也巧就在他从突破人群的封锁,挤到电梯前的那一个瞬间,秦怡也被商场的保安从电梯里拉了出来。
  
      她和薛晚晴以及保护她的保镖还有其他七八个人被困在电梯里一个多小时,尝试过各种办法,却都没有,最终只能使用电梯内的紧急按钮求助。
  
      一个小时时间并不是很长,可对秦怡来说却无比的煎熬。
  
      谁也不知道电梯是不是会一直停在这里,谁也不知道电梯会不会突然坠落,她很害怕。
  
      她怕她出现意外,严易泽会难过,会伤心,甚至会做出什么傻事。
  
      “呼”秦怡呼吸着外面清新的空气长舒了一口气,一直悬着的心刚落回肚子里。就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死死按进了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
  
      秦怡有点慌张,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可当她嗅到那股熟悉的古龙水味道,当她感受到熟悉的怀抱的那一刻她放弃了抵抗,反手紧紧抱住了对方,脑袋深埋在对方的胸膛,再也不愿出来。
  
      许久许久以后,严易泽握着她的肩膀,轻轻把她推离自己的怀抱,一脸紧张的问,“老婆,你有没有伤着?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我很好!”秦怡看着紧张的严易泽,心情很复杂。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严易泽重新把她按进怀里,长舒了一口气。
  
      不远处,罗琦搀扶着脸色煞白,魂不守舍的薛晚晴看着紧紧搂抱在一起的两人,紧绷的表情渐渐放松轻松写意的表情爬上他刚毅的脸庞。
  
      “晚晴小姐,你还好吗?”低头看了眼薛晚晴,罗琦眉头紧了紧。
  
      “我没事,谢谢你!”
  
      薛晚晴脸色渐渐恢复正常,抬头冲他道了声谢,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别客气!需要我送你去那边坐会吗?少爷少奶奶那边,恐怕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薛晚晴羡慕的看了眼秦怡和严易泽的方向。点了下头。
  
      严易泽和秦怡分开时,时间过去了足有五六分钟。
  
      见罗琦陪着薛晚晴坐在墙边的椅子上,秦怡这才意识到刚才她沉溺在严易泽充满安全感的温暖怀抱,竟忘了薛晚晴的存在,赶紧过来嘘寒问暖。
  
      严易泽也跟过来关心了薛晚晴几句,脸色说不出的和气。
  
      “我没事了,谢谢你们关心!秦怡,我有点累了,想回去休息!就不陪你们了!”
  
      “没事的!你安心回去吧!”秦怡拉着她的手笑笑,“改天我请你过来家里玩!”
  
      见薛晚晴点头,转身要走,严易泽看了眼罗琦。让他送薛晚晴回去。
  
      眼见罗琦扶着薛晚晴离开,严易泽冲秦怡笑笑,柔声说了句,“我们也回去吧!奶奶怕是要着急了!”
  
      话音刚落,就接到了管家打来的电话,听说秦怡安然无恙,管家的语气明显轻松很多,让他们早点回去,路上注意点安全,严老太太在家等他们吃晚饭。
  
      路上,秦怡好奇的看着严易泽,“怎么把奶奶也给惊动了?”
  
      “我联系不上你,也联系不上保护你的人,以为你出事了,调动了别墅的保镖出来找你。奶奶自然会被惊动!这一点也不奇怪!”
  
      “对不起,易泽!晚晴的奶奶刚去世,我只是想陪她出来散散心,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秦怡低着头一脸不好意思的低声说。
  
      “傻瓜,电梯故障又不是你的造成,你道个什么歉啊?”严易泽抚摸了下秦怡的秀发,把她的脑袋按在他肩膀上笑着说,“到家还有好一会儿,你闭上眼睛休息下吧!我也稍微眯一会儿!”
  
      两人推开门走进客厅时,萧项正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喝茶,听到脚步声起身转头看了眼,当看到严易泽和秦怡紧握在一起的手,他的心里像是堵了什么东西,可还是笑容满脸的问,“你们回来啦!没事吧?”
  
      “萧项表弟?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怡惊疑不定的看着萧项,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我来看外婆和表哥,顺便给外婆带点东西!”
  
      秦怡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严易泽,见他点头,眉头这才舒展开。
  
      “阿项,你在这坐一会儿!我和你表嫂上楼换件衣服,等下再过来陪你!”严易泽自然注意到了萧项的注意力在他和秦怡握在一起的手上,点头冲他笑了笑,松开秦怡的手,轻轻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踏上了楼梯,至始至终都没再看他一眼。
  
      萧项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他清楚严易泽这是在向他示威,更是在明确的向他传递一个消息:秦怡是他严易泽的女人,和你萧项已经完全没了关系,别有什么非分之想。
  
      秦怡皱眉看了他一眼,有些搞不懂严易泽为什么突然揽着她的腰,却还是什么也没说。
  
      回到房间,秦怡借口累了要休息,让严易泽一个人下去陪萧项。
  
      严易泽笑着说了声,“好!等下晚饭你也别下去吃了。我让人给你送上来!”
  
      “那怎么行?奶奶她”这样的做派,肯定会让严老太太不高兴,秦怡很是有些担心。
  
      “放心,有我在没事!而且看样子阿项会留下来吃饭,你也不想看到他尴尬吧?乖,听我的话!”
  
      严易泽打开门走了出去,缓步走到楼下客厅在萧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表嫂怎么没下来?”
  
      萧项看似不经意的问了句,严易泽随口回答,“她有点不舒服,在楼上休息!对了,阿项,你去见过奶奶了?”
  
      萧项点头。笑了笑,“本来我是想见完外婆就走的,可外婆非要留我下来吃晚饭!我这个做晚辈的也只能留下了!对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居然把保镖全叫出去了?是表嫂的事?”
  
      “一点小事而已,已经过去了!不提也罢,对了,你儿子现在怎么样?哪天带过来给奶奶看看,说起来小家伙出世这么多天,奶奶还没见过她这个曾外孙呢!”
  
      秦怡在商场发生的事,严易泽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萧项也识趣的没有再问。转而两人聊起萧项和云夏的孩子。
  
      两人尽管不是很对付,但表面上还是很融洽的,严老太太下楼的时候,萧项正给严易泽看小家伙的照片,两个大男人笑的很是开心。
  
      “阿项,易泽,你们聊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说出来也让奶奶高兴高兴!”严老太太半开玩笑的走过来,坐到严易泽旁边,这一举动远近亲疏表达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萧项还没张口,严易泽就笑着替他说了,“我们在聊萧项的儿子呢!奶奶。你是没看到那小家伙长得有多可爱!”
  
      “哦?是吗?给我看看!”
  
      严老太太看上去心情不错,换了其他时候就是萧项求她看也不想多看一眼。
  
      毕竟在严老太太的眼里,萧项和云夏的孩子只不过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即便将来长大成才了,也和严家没有半毛钱关系,终究只是个边缘化的外人。
  
      换做是萧项明媒正娶的妻子生的孩子,严老太太才会在意,毕竟那才算是萧家人,才算是她真正的增外孙。
  
      不可否认,萧项和云夏的孩子长得很可爱,看的严老太太眉眼里全是笑,直夸这孩子漂亮,可爱,像萧项小时候。
  
      萧项的心情也很不错,自从上次他妈严若华被严老太太责打回去之后,就对这个孩子怎么也看不顺眼,萧项好几次想把孩子带回去给他父母看一眼,都被严词拒绝,还警告他这个孩子跟萧家根本没有半毛钱关系。
  
      让萧项把孩子带回萧家抚养的打算彻底落了,现在看到严老太太高兴,萧项自然要紧抓住这个机会,提上一提,毕竟严老太太虽然只是他的外婆,但在他父母面前说话却绝对好使。只要她发话,那些阻碍就不会存在了。
  
      听到萧项的难处,严老太太愣了下有心拒绝,可当她无意间瞥见严易泽在给她使眼色,帮萧项敲边鼓,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帮萧项去和严若华夫妇说一说。
  
      “不过阿项,这件事成不成,外婆也不敢给你大包票!毕竟这个孩子他终究只是个私生子!”
  
      严老太太做事从来都是给自己留足了后路,话说的那叫一个滴水不漏。
  
      萧项知道老太太性子,既然敢开口,至少也有七八成的把握,自然是一阵感谢。
  
      管家跑来说可以开饭了,严老太太刚要叫管家上去请秦怡,严易泽笑着说秦怡有点不舒服,晚上不下来吃了。
  
      当着萧项的面,严老太太也没好说什么,只是略有些不高兴。
  
      吃完饭,严易泽送萧项出去,临上车前,严易泽拉住他。
  
      “阿项,你有没有想过把孩子带回去之后,云夏怎么办?”
  
      “她?”萧项愣了下,脸色一沉,“我自由安排!”
  
      严易泽了然的点了下头,“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带她一起回去的好,孩子太小,终究离不开母亲!哪怕你根本不打算给她任何名分,也最好让她守在孩子身边,父母对孩子有多重要,这一点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
  
      “我会认真考虑的!如果没事的话,我就走了!”萧项不动声色的点了下头,刚要上车忽然转身笑道,“对了,我们家里刚请了个特级厨师,烧的一手好菜,改天带表嫂过来尝尝他的手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