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至尊皇后 > 秦王63

秦王6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点点头,叶星又无奈的摇摇头,觉得秦王这个角色还真是不好办,但是别人家的事情不好插手,更何况是天家的事情。
  “云梦该起来了,我回去了。”秦王转身就走。
  叶星看着秦王的背影,暗自佩服,秦王果然痴情,并不像传言那样,奈何生在帝王家,决不可能让他无子嗣的。
  ……
  院中柳树的枝条随风轻轻摇摆,秦云知在一旁练剑,云梦用比较轻柔的方式练着云家武学,前边的功法都已经通透了,只是后边自己也加了两层心法,虽然功力提高了不少,但终不能像玉氏武学那样,练成之后,功力大增,这样想着,自己的武功还有待斟酌。
  秦王走到院中就看到云梦一边慢慢的练功,一边思虑的样子,这人真美,稀疏的阳光落在长长的睫毛上,犹如斑斓的蝴蝶,扑闪扑闪的十分诱人。
  这样想着,秦王就直接扑了上去,在眼睛上亲了两口。
  被偷袭的云梦愣愣的看着秦王,呆萌的样子,让秦王高兴的不得了,“云梦,累么?”
  “……”云梦一时无语,这个在人前正经的不苟言笑的王爷,在他面前就是个登徒子,“回来的正好,吃饭了。”
  “王爷,”大个站在门口尴尬的叫了一声,他真的不是故意破坏气愤的,但是老鼠县令,都已经等了三天了,顺天府那边也等的不耐烦了,这人到底放不放啊?
  “知道了,明日一早就把人送过去。”秦王说了句,直接牵着云梦的手回房去吃饭,本打算在院子里吃的,可是总有人打扰,真是让人不爽。
  两个人吃饭要比一个人吃饭有意思多了,吃东西也香,吃着吃着,秦王喝了口汤,觉得汤的味道太好了,直接拉过云梦口对口的渡给了他。
  云梦喝下之后,呆愣的看着秦王,这是怎么了?
  秦王看着云梦嘴角溢出的一点儿汤汁,添了上去,而后一发不可收拾,直接加深这个吻,许久才放开云梦,品评的说,“云梦果然是太美了。”
  听到秦王的话,云梦扑哧笑了,霸气的拉过秦王,亲了上去,“王爷果然够帅气。”
  看了看云梦,秦王又看了看饭菜,果断的决定不吃饭了,吃云梦。
  ……
  清晨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云梦起床后,梳洗整齐,站在窗前,淡淡的笑着,其实他是不想回去的,回去之后,他不知道改如何和秦王府的女眷相处,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能让秦王府的女眷知道自己,更不能让太皇太后的人知道。
  他懂秦王的心意,不想让秦王为难,更不想自己成为秦王的把柄,秦王说过有个更厉害的人物想要害玉家,如果还想以往的玉家,或许他和秦王就可以双宿双飞了,如今是非常时期,自己不能拖秦王的后腿。
  “如今已经是秋天了,暑热过后,便是一场秋雨一场寒。”云梦转身看着懒床,斜着一双凤眼看着他的秦王,顿时觉得好笑,“起身了,我们还要赶回去。”
  一提赶回去,秦王就叹气,他真的不想回去,回去就得面对毕洛霞,可又没有办法。
  “她毕竟是王妃,虽然我也不愿意你碰别人,可是如今非常时期,一切小心为妙。”云梦走到床边坐下来,“我相信丰,有一天丰一定可以和我双宿双飞。”
  “嗯,我会加快脚步的。”秦王微微一笑,心里清楚,玉宸风已经顶不住了,自己不回去不行了。
  细雨蒙蒙,两个人出门的时候,秦云知已经准备好了了雨具,秦王接过一把伞亲自撑着,而后搂着云梦的腰往前走,秦云知自己披着蓑衣,抱着另一把伞跟在后边。
  到了门口李达、大个还有王府侍卫都已经整装待发,而老鼠县令没有带雨具,跪在大门口。
  云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向秦王,秦王却是冷哼一声,“鼠县令,这是做什么?”
  “王爷,下官知错了。”老鼠县令磕了三个响头,“下官糊涂,下官知错了,请王爷饶了下官吧。”
  “本王本没有处罚鼠县令啊,你何错之有?”秦王一脸冷漠,带着几分无辜。
  “下官不该送人给王爷,那,那其中一个是,是我的小姨子。”老鼠县令没有说,另一个小倌是他的表弟,从小就生的俊俏,所以就想着借秦王的势,说不准还能往上爬,但是这些,秦王早就让人查清楚了。
  “啊,本王并没有碰你送来的女子。”秦王依旧冷冷的说,意思很明显,本王不负责管你那鸡毛蒜皮的小事。
  老鼠县令接着磕头,此时他肠子都悔青了,表弟被王府的侍卫玩弄,到现在都不能下床,他问什么,表弟都不说,只是一直哭。
  云梦看了看,心中明白,那一定是秦王赏给了下属,而且玩弄之后,不负责。
  秦王看到云梦不忍,目光柔和,“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昨日都是谁领了赏?”
  说着站出来三个人,“王爷。”
  “好了,本王做主,带回去做个妾侍吧。”秦王看了看其中玩弄男人的侍卫,是个断袖,“你去把人接走吧。”
  “是,王爷。”那侍卫倒是没有不好意思,反而痛快的答应了。
  王府的侍卫都是骑马而来,走的时候,多了一辆马车,跟在队伍的后边。
  大个和李达在车驾的两边,云梦和秦王在车内,秦王依旧习惯的读书给云梦听,云梦笑着泡茶,“我听叶星说,你学医只为了给我一人医病?”
  “嗯。”秦王放下书,看着云梦笑了,“总觉得他们碰你不怀好意。”
  这是什么话,把个脉,就是不怀好意了,云梦白了秦王一眼,“最不怀好意的人是你。”
  云梦放开心境之后,人变得更活波了。
  就在这时,就听到外边有人喊,“差大哥,能不能帮忙把车拉出来。”
  云梦撩开帘子看了看,是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一瘸一拐的朝他们求助。
  李达眉头一挑,“你们什么人?”
  “回这位官爷,我是从外地赶回来的,省亲,没想到下雨,路滑,车就陷进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