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狂少 > 1993章 各怀鬼胎

1993章 各怀鬼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东域北部的太古周家迎来了一场毁灭性的打击。
  
  一队队狂野的灭族大军如行走在人间的死神,在收割着生命。
  
  人命如草芥,整个周家祖地仿佛变成了修罗地狱,充满了血与骨。
  
  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喊杀声震天,血花在绽放,生命在凋零。
  
  ……
  
  夜深沉,人未眠!
  
  “叶帆真的会就范吗?”
  
  东域。
  
  李家圣主蹙眉,他不敢肯定。
  
  纵然十大家族联合施压,以叶帆那种桀骜的性格,也很可能会不屑一顾。
  
  不过,他认为,即便叶帆不去,这件事也等于是表明了十大家族的立场,让叶帆在今后的行事中收敛一些,不敢再肆意的报复他们,也算达到了目的。
  
  和他不同,位于北域的梁家圣主则坚定的认为叶帆一定会去请罪。
  
  理由很简单,这次周家占着理,即便叶帆身后的那些准帝,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帮叶帆,以至于落下话柄,被世人诟病。
  
  准帝都是爱惜羽毛的,把名誉看的比性命都重要,绝对不会在明知无理的情况下强行出手。
  
  退一步说,即便他们出手,也有古家的准帝抵挡,不可能影响到局势。
  
  剩下叶帆一人,即便再强,但想要和一个传承万载的太古家族争锋依然是不可能的!
  
  叶帆若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周家的严正的谴责不屑一顾的话,将来天下将无他容身之地。
  
  “我静待佳音!”
  
  梁家圣主嘴角浮现出一缕阴冷的笑容。
  
  他的打算更为深远,想要借这个机会,向叶帆索回家族嫡传的寻龙诀。
  
  那是他们家族的不传之秘,然而却被叶帆洗劫去了,让他们家族的地位在整个修炼界一落千丈。
  
  曾其何时,梁家傲视修炼界,每一个走出的弟子,在任何一个势力中都被奉为座上宾。
  
  对比现在梁家尴尬的处境,让梁家圣主不由得无名火起。
  
  上次他们之所以会和古家联手,派遣出尊者境的圣人远赴想开个了,去猎杀叶帆,其中一个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想抢回原本属于他们家族的寻龙诀。
  
  这一次,机会难得,他早已做好了打算,只待叶帆向周家请罪,他便趁机向叶帆索回寻龙诀,重振梁家声威!
  
  “姓叶的,我看你如何收场!”
  
  与此同时。
  
  幽云家族的一处绝崖边,幽云啸衣袂猎猎,眼眸冷漠,遥望南域!
  
  当初在仙藏地,他被叶帆压制的很惨,最后更是被洗劫一空,扒了个精光,摆成了断背的姿势,而且他还是个受。
  
  这让他很受伤,很长时间都抬不起头来,走到哪里都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那种异样的目光,让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一想到这些,幽云啸就有一种抓狂的冲动,恨不得将叶帆生生撕碎了,以报当年羞辱之仇。
  
  其他家族的想法和他们差不多,有人和梁家圣主一样,认为叶帆这次必定会低头服软,前往周家请罪。
  
  也有人和李家圣主一样,认为叶帆桀骜不驯,自恃实力,又有准帝撑腰,不可能就此低头服软。
  
  不过,无论哪种结果,他们都坚信,这次事情也算是给予叶帆一定的震慑,让他今后行事有所收敛,不敢再明目张胆的报复他们。
  
  这是好事,起码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件好事。
  
  否则一旦叶帆站稳了脚跟,恐怕会挨个对他们展开血腥的报复。
  
  年轻一代中,叶帆不是第一个成圣的,但是他的战力却冠绝当代,别说是年轻一代,就连老一辈的圣主级强者都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能够对他构成威胁的,唯有准帝而已。
  
  准帝之下,他横推三千界无对手!
  
  ……
  
  北域!
  
  古家!
  
  秘境之中,一块足有两立方米的巨大天品灵石悬在祭台之上,散发着耀眼的光芒,犹如一轮太阳一般。
  
  天品灵石之中,一名高大魁梧的身影被封印在里面,面容冷峻,犹如刀削,老狼眼,鹰钩鼻,嘴唇薄如刀刃。
  
  “哧!”
  
  古家圣主手中光芒一闪,直接割裂手腕,将鲜血淋在祭台上,口中不断诵出古老的经文,犹如天音,震动整个秘境,与道相合。
  
  “嗡!”
  
  祭台光芒大放,血光冲天,渐渐将天品灵石包裹在内。
  
  “太祖,惊扰您老人家了。”
  
  古家圣主足足诵出了一大段经文,这才虔诚的叩首,以神魂震动出天音,和灵石中的身影沟通。
  
  “何事惊扰我?”
  
  良久,灵石中的身影传出一道神魂波动,向古家圣主询问道。
  
  “没有,太祖,是这样的……”
  
  古家圣主头也不敢抬,以神魂交流,向灵石中的身影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并请古家太祖出手相助。
  
  他很是歹毒,完全将周家当成了诱饵,引诱叶帆上当。
  
  他早已看出来,以叶帆桀骜的性格,绝对不可能受任何人威胁——周家并无真凭实据,贸然发出强势的声音,要求叶帆登门请罪,叶帆多半不会善罢甘休,很有可能对周家出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