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狂少 > 抱歉,请假一天.

抱歉,请假一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丽璐说道:“当然是好人啦!”
  
      李华梅一口便答应了,或许这让丽璐有种被瞧不起的感觉,一生气,便将刚才心里想的那些话全都说了出来。易安在一旁听得气愤不已,幸亏他脾气好,才没拔出剑来,若是詹姆和行久也在场,难保丽璐不受伤。费南德也是惊讶地听着丽璐的叫骂,他倒是挺佩服这个没什么墨水的丫头有这么高的骂人功夫,不过更让他佩服的是李提督还能若无其是地听下去。
  
      那人笑着说:“丽璐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我是易安,你还记得吗?”
  
      李华梅看着眼前紧张起来的两人,又说道:“好吧!你认为普雷依拉和我是恶人,那么库恩又是怎么样的人呢?”
  
      这里遇到的情况跟第一次到卢安达的情形十分相似,城里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丽璐一行人。照理说这里的外国人有很多,为什么偏偏注意上丽璐一行人呢?丽璐等人刚在城里走了两步,就被当地人围了起来,似乎不怎么欢迎他们的到来。接着,停泊在港口的阿伦海姆号也受到了攻击,一些码头的小伙子企图登上船。船上的水手正在收帆,看到这种情形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去阻止登船的人。丽璐等人也立刻回到船上,一面同码头的人交涉,一面让水手准备开船。当阿伦海姆号表现出离开的迹象时,码头的人停止了他们的行动,一个个站得远远地看着,似乎他们本来的目的就是要赶走丽璐等人。在费南德的指挥下,阿伦海姆号又出发了。
  
      赶上来的费南德接过了话头说道:“卡米尔留在东南亚了。不过,李提督应该只想请丽璐吧!”
  
      当众人在思考文莱奇怪的情形以及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阿伦海姆号的前方出现了一艘船,船上挂的旗帜上有一枚金币的图案。当初普雷依拉在从葡萄牙到东南亚的路上,在非洲遇上了暴风雨而迷失方向,在印度洋中飘荡了两个月。为了激励水手,普雷依拉在船头挂上有金币图案的旗帜,并许诺把自己的全部财产赏给能到达东南亚的水手。普雷依拉下令船一直向东行驶,水手们也努力地为金币卖命,最后总算是平安地到达了香料群岛。当普雷依拉要兑现自己的承诺分发财产时,水手们因敬佩他的人格,放弃了财富而且自愿留下继续为他效力。从此,金币图案的旗帜便成为普雷依拉商业协会的标志。
  
      丽璐和她的阿伦海姆号在五月中旬到达了文莱,从雅加达到文莱的距离并不算很长,路上也难得地没遇到普雷依拉的舰队,但是航行的速度却快不起来,比预定时间晚了几天才到。这恐怕都是因为卡米尔不在船上的缘故,水手们也是有气无力的。结果让李华梅的计策有了充分的时间去发挥作用。
  
      东南亚的两大势力都开始了行动。他们的目的都是要把对方彻底消灭。究竟哪一方才能成功呢?战略的焦点集中到了文莱,集中到了丽璐※#8226;阿歌特身上。
  
      丽璐说道:“我才不要听你的话呢!肯定都是骗人的!坏人从来都不说自己是坏人的!”
  
      丽璐的任务是在文莱散播谣言,说普雷依拉卖假货也好,说他拿不到霸者之证不配支配这片海域也好,或者说他要降低工人的工钱也好,总之就是要让文莱的人不再相信普雷依拉。直接导致的结果就将是人们不让普雷依拉的船在此停kao和经商,他的工厂也停工,甚至被破坏。发生这样严重的事一定会让普雷依拉亲自前来解决,趁他进入城市后,丽璐就可以攻击他的舰队,就算不能全部击沉,也会造成相当大的损害。在库恩原本的计划中,是想等丽璐和普雷依拉打个两败俱伤之后再出现,从而将两者同时消灭,不过库恩还需要丽璐去对付李华梅,决定先留下她的性命。对此一无所知的丽璐一到文莱就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费南德向李华梅行了个礼说道:“李提督!这位是阿伦海姆号的船长!丽璐※#8226;阿歌特!她似乎有很多话想对您说,不知您是否愿意听?”转眼间费南德便把丽璐给供了出去。
  
      丽璐说道:“我们可是有万全的计策!只要……”
  
      李华梅说道:“你是听谁说的?我可从来没听到过有人这么说他!”
  
      李华梅说道:“他是最了解库恩的人,所以问他就能知道一切事情。就算我现在跟你说库恩做过那些坏事,你也不会相信,那么就去问一个能让相信的人吧!”
  
      扎图吉塔说道:“是!我会去好好安排。丽璐曾经说想要在这儿住一辈子!我就让她在海底呆上一辈子好了!”
  
      丽璐张口便说:“没错……”然后便呆住了。李提督似乎知道自己和扎图吉塔见过面的事,那么她是不是还知道其他的事呢?想到这里,丽璐不敢再随便说话了。
  
      费南德向李华梅道了谢,然后追着丽璐跑向了码头。
  
      易安笑着说:“当时我曾邀请丽璐小姐和你的伙伴一起来明朝,没想到你真的来了。不过怎么没看到你的那位伙伴呢?”
  
      “李提督!”丽璐大声叫了起来。那人听到丽璐的叫声,停下来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便走下了船。丽璐也连忙跑下船,追到码头上,却已不见那人的踪影。丽璐不理会同伴们的叫声,继续向前寻找。
  
      等丽璐终于说够了,火也发完了,意识到自己的形象已经完全被毁了,李华梅才开口说道:“这些都是你从扎图吉塔那儿听来的吧!”
  
      丽璐说道:“那是你不想听到吧!”
  
      丽璐一看到那旗帜,立刻就想到文莱的事一定跟普雷依拉有关。她命令阿伦海姆号追上那艘船,那船忽又折向北方航行,丽璐也毫不犹豫地跟了过去。两艘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连续向北行驶了十天,但是丽璐的船始终追不上前方的船,两者之间似乎一直保持着相同的距离,这无疑让丽璐觉得恼火。水手们已经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因为普雷依拉的船根本没有在吉阿丁停kao的意思,而是继续北上,眼看着那里就是明朝的海域了。但是丽璐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除了要追上对方之外完全没有想到其他的。而费南德看起来也不打算阻止。水手们不禁想念起卡米尔来,如果有他在,一定能说服丽璐的卤莽行为。
  
      途经吉阿丁的时候,听说了达维易※#8226;弗拉芬的舰队在吉阿丁至马尼拉之间的海域被击溃的事情。达维易※#8226;弗拉芬是库恩手下海战技术排名第一的大将,结果他所有的船只都被捕获,被排成一串押去了麻六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