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狂少 > 571章 打破桎梏,传奇之路

571章 打破桎梏,传奇之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释永生临阵突破,展现出惊人的战力,以崔古拉朽的姿态击败吕战,尔后更是不可一世地叫嚣本次青榜大赛头号种子苏琉璃……
  
      这一切,让释永生的名声彻底大震,一下从默默无闻的少林子弟,摇身变成了年轻一代的霸主,风头一是无人能及,天山剑派内外随处可以听到关于他的议论。
  
      “原本以为少林释永生只是一批黑马,却没有想到他隐藏得这么深,简直就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他只用了短短两天,便从默默无闻到一飞冲天,称霸年轻一代,完全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夜幕降临,天山剑派广场上,那些修炼者再次搭起了帐篷,一边大口吃肉喝酒,一边感叹着释永生的神奇表现。
  
      “释永生虽然强的出人预料,但以他的实力,想战胜佛门至尊的传人很难吧?”
  
      “我觉得也是,毕竟佛门至尊传人是本次青榜大赛的头号种子,而且是唯一一个罡气入门境强者!”
  
      “一日不入罡气境,一日不能成为强者!罡气入门境,远比我们想象的强大,仅仅只是罡气防御,便不是半步罡气境修炼者可以破除的,少林释永生必败!”
  
      感叹过后,有人想到了释永生明天将要与苏琉璃大战,又挑起了话题,其中不少人都认为释永生不是苏琉璃的对手。
  
      “此言差矣。佛门至尊传人是罡气入门境没错,但不要忘了,她的战斗经验极度缺乏,反观少林释永生,浑身上下充斥着一种无敌的信念,战斗经验丰富。至于……破除罡气防御,不要忘了,释永生的杀招可是连吕家妖孽的杀招都给破了!”
  
      “是啊,释永生的战力可以比肩白帝、冷锋了,完全可以在测试碑上留下痕迹,让测试碑亮起八十个符号,甚至有可能连第八十一个符号也可以亮起一些——这样的战力,我觉得完全可以攻破佛门传人的罡气防御!”
  
      有人认同就有人反对,同样有人认为释永生的赢面大一些,而且人数还不少。
  
      双方对峙的局面,让某位修炼者灵机一动,当下苏琉璃和释永生明日的对决为契机,开设赌局。
  
      “为师正名,捍卫荣耀,谁会成为佛门年轻一代至尊?”
  
      难得的契机,极具煽动性的口号,这一切,让赌局变得异常热闹,几乎所有前来观看比赛的修炼者都参与了,场面极其火爆!
  
      最终,押注结果出现。
  
      7比3。
  
      押苏琉璃胜出的占了七成,释永生只占了三成。
  
      当这一切发生的同时,叶帆并不知情。
  
      陪着褚玄机用过晚餐过后,叶帆本想起身前往苏琉璃的住处,但转念想到吕战今日为了给帮自己和苏琉璃出气,一时大意,被释永生击伤,顿时又改变主意,独自前往吕战的木屋。
  
      叶帆抵达吕战所住木屋的时候,吕战的面色已不像战斗结束时那般苍白,相反,气色看上去不错,体内气血旺盛,气息一如既往的强大。
  
      “叶兄,我刚想去找你了,结果你就来了,看来我们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难道我们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见到叶帆,吕战并非一脸沮丧、郁闷的表情,而是如同往常一般没个正经,一边说着,一边揽着叶帆的胳膊,要将叶帆请进屋。
  
      看到吕战像是没事人一样跟自己调侃,叶帆一阵愕然。
  
      惊愕,并非因为吕战的伤势恢复了。
  
      叶帆继承了褚玄机的医术,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自然明白,吕战今天在战斗之中受到的伤势不算严重,服下疗伤圣药涅盘丹,应该能恢复个八九成。
  
      惊愕,是因为,他没有想到吕战的心态调整得如此之快!
  
      毕竟,吕战是古修炼世家的传人,算是修炼界绝对的‘二代’,从小修炼天赋奇佳不说,拥有大量的资源,修为一路攀升,顺风顺水,应该很少遭受挫折。
  
      而今日,吕战被实力稍逊于他的释永生以崔古拉朽的姿态击败,这绝对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挫折!
  
      面对这样的挫折,一般人早就萎靡不振了,哪有像吕战这般跟没事人一样的?
  
      “叶兄,不要那样看我,我的心灵没那么脆弱。”
  
      眼看叶帆一语不发,怪异地看着自己,吕战笑道:“我没姜莹、袁风之流那么娇贵,很小的时候,我便被我老太爷丢到世俗磨练,没有钱,不准动用武学为非作歹,自己想办法解决温饱问题,磨练期限为一年。不怕你笑话,一开始,为了生存,我甚至跟流浪狗抢过吃的,当过乞丐……”
  
      “那时候,我认为老太爷狠心,可是后来我觉得那一年的磨练对我受益很大,今天更是深刻体会到了这一点——相比当初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尽一切办法生存下去而言,一场失败又算得了什么?”
  
      吕战坦然地讲述着曾经的磨练遭遇,尔后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做派,“何况,话又说回来了,爷只是大意失荆州,阴沟里翻了船——那个妖僧敢再跟爷战一场,看爷不打得他满脸桃花开!”
  
      “呵……原本我还怕你深受打击,会一蹶不振,特地前来安抚。”
  
      叶帆被逗乐了,苦笑道:“如今看来是我多虑了,你个家伙要比我想象中的坚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