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狂少 > 237章 后悔投胎做人

237章 后悔投胎做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您好,请出示证件。”
  
      十点钟的时候,一辆警车呼啸着来到了市委大院门口,被站岗的武警拦下,上前查看证件。
  
      警车车窗打开,坐在副驾驶上的交警大队长张生连忙掏出证件递给站岗的武警,解释道:“我是交警三大队队长张光,我们来这里调查一起交通事故。”
  
      站岗武警有些狐疑地看了张光一眼,然后接过了证件,仔细地检查了一番。
  
      “请问你们找谁?”
  
      检查完毕后,站岗武警将证件递还给张光,心中却充满了疑惑——市委大院相当于东海政界的后院,住在这里的人在东海政界多少都有些话语权,以前有警察配合相关部门来调查腐.败案的,但调查交通事故的还是黄花闺女上花轿头一回。
  
      “伍刚,他是关书.记家里的司机。”
  
      张光一脸郁闷地说着,市委大院是让他向往和仰视的存在,他曾多次幻象自己有一天也能住进这里,甚至就是来这里见识见识也好,如今,他有幸来到了这里,却是为调查前东海一把手女儿参与的交通事故而来!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交警大队长,但他也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搞不好他会成为炮灰!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能不郁闷么?
  
      “呃……”
  
      听到张光的话,站岗武警一脸震惊地看着张光,那感觉仿佛在说:你有没有搞错?
  
      “领导张张嘴,下面跑断腿,就算刀山火海也得闯。”张光苦笑一声,算是给站岗武警解惑。
  
      “理解。”站岗武警同情地笑了笑,然后道:“请稍等。”
  
      话音落下,他转身走到门房,拿起电话拨通1号别墅的电话。
  
      “您好,我是门口负责站岗的武警,我叫张光,有两位交警大队的同志要找伍刚了解调查一起交通事故。”
  
      “请稍等。”
  
      电话那头,关家的保姆说了一声,然后走到关琳的卧室门口,敲了敲门,请示道:“小姐,门口的武警打来电话说,有两位交警要来找伍师傅调查一起交通事故……”
  
      “告诉他们,哪来的回哪去,这事他们领导会处理。”
  
      身为关意的独生女,关琳从小便享受了无数的特权,如今更是成为了红鼎俱乐部副会长兼海外分会会长,身份、地位显赫,愕然听到交警要来调查之前的事故,一脸倨傲道。
  
      “知道了,小姐。”
  
      保姆连忙迎了一声,然后返回大厅,拿起电话,将关琳的话一字不差地转达。
  
      “抱歉,张队长,关书.记的女儿说你们领导会处理这件事情,让你们先回去。”站岗武警委婉地转达了关琳的话。
  
      “谢谢。”
  
      张光闻言,连忙道谢,心中却如同打翻的五味瓶,十分复杂,关琳狂傲的态度等于在践踏法律和他们底层公职人员的尊严,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这样至少可以让他们找到借口给上级汇报,暂时不用充当炮灰。
  
      ……
  
      就当张光和手下原路返回交警大队的同时,苏琉璃仔细地将身子清洗了三遍,然后换上棉质的睡衣,独自一人蜷缩在卧室的床上,双手抱着膝盖,表情有些呆涩,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全然失去了往日的生机。
  
      “嗡……嗡……”
  
      突然之间,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卧室的安静,令苏琉璃从走神中回过神,她下意识看了一眼床头柜的手机,却没有第一时间去接,而是等到手机第三次响起后,才拿起手机。
  
      妈。
  
      只是一眼,苏琉璃便看到了来电显示的号码备注。
  
      因为当初苏琴同意苏雨馨与南青洪太子爷林傲风订婚一事,苏琉璃一怒之下跑到苏琴的办公室与苏琴大吵一架,之后不但将苏琴给她买的那辆路虎车钥匙还给了苏琴,而且这段时间一直与苏琴没有联系。
  
      然而——
  
      尽管从小到大苏琴没有怎么尽一个当母亲该尽的义务,尽管苏琴在苏雨馨与林傲风订婚一事的态度让苏琉璃很生气,但苏琉璃内心深处还是将苏琴当作母亲,只是性格要强的她,想等苏琴主动找她认错。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在遭遇了人生最大的噩梦之后,突然看到自己母亲苏琴打来电话,苏琉璃就像是受伤的孩子见到了自己的父母,委屈的情绪像是失控一般在心头蔓延。
  
      她毫不犹豫地接通了电话!
  
      “听说你现在住进了翱翔山庄,和那个姓叶的小子在一起?”
  
      电话接通,苏琴的声音响起,却没有像苏琉璃渴望中那样安慰她,相反,用一种冷漠而生气的口吻质问她。
  
      这种截然的反差,让苏琉璃感到一阵莫名的难受,心中的委屈愈加浓烈,她轻咬着嘴唇,很想说出今早的遭遇,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轻声应道:“嗯。”
  
      “谁让你这么做的?”苏琴的语气带着几分怒意,几乎是在对苏琉璃低吼。
  
      没有回答,苏琉璃无力地闭上双眼,委屈的泪水不受控制地从苏琉璃的眼眶涌现,令她的视线有些模糊。
  
      “还有,我听说前段时间叶家那小子跟白洛在谭氏私房菜饭店发生争执的时候,你出言辱骂白洛,有没有这回事?”眼看苏琉璃不说话,苏琴再次质问道,语气更加严厉。
  
      “呼~”苏琉璃睁开双眼,深吸一口气,倔强地没有让泪水流下,“有。”
  
      “你是白痴吗?”
  
      确认这个消息,苏琴气得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没有直接告诉苏琉璃是白国涛私生女一事,而是劈头盖脸地教训道:“白洛是白家第四代领军人物,三十岁便是正厅级,日后前途无量。那个姓叶的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想找死,你瞎掺合什么?”
  
      “我说过,我的事不用你管!”再次听到苏琴的话,苏琉璃心中剧痛无比,语气却悄然转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