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极品狂少 > 198章 投名状,马前卒

198章 投名状,马前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同意潘珏铭的请求后,叶帆没再说什么,率先朝着楼梯口走去,潘珏铭见状,连忙跟上。.
  
      潘珏铭该如何向叶帆解释?
  
      望着两人上楼的背影,不但麻六等八名东海帮中层成员,就连金野也是微微有些好奇。
  
      直到叶帆与潘珏铭的身影消失,众人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不过,他们明白一点:如果潘珏铭无法给叶帆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要说继续呆在东海帮,能否保住姓命都是个问题!
  
      尚且连外人都知道这一切,何况潘珏铭本人?
  
      尽管知道这一切,但潘珏铭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有的只是决然,他的步伐异常坚定。
  
      很快,潘珏铭跟着叶帆来到了二楼的阳台,一眼便看到了灯火通明的1号别墅。
  
      晚风吹过,潘珏铭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叶先生,您刚才说看过我的资料,是全部资料还是进入东海帮之后?”
  
      耳畔响起潘珏铭的话,叶帆多少有些惊讶——他以为潘珏铭会迫不及待地做出解释。
  
      惊讶过后,叶帆扭头看向刻意落后自己半个身位的潘珏铭,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的面孔,只是那张面孔上流露着与年龄不符的沧桑。
  
      这个发现,几乎让叶帆可以肯定,潘珏铭身上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于是道:“以进入东海帮之后为主,前面都是一笔带过。”
  
      “在向叶先生做出解释之前,我想先说说我进入东海帮之前的故事,希望叶先生能够给我这个机会。”潘珏铭扭头看向叶帆,目光中没有恳求,有的只是敬意。
  
      “好。”叶帆心中多少也有些好奇潘珏铭的故事,为此点了点头。
  
      “我出身在燕京,祖上三辈都是经商的。我们潘家曾经是京城有名的商家之一,上世纪那场战争和后来的内战,波及到我的家族,家族财产被掠夺了不少。后来,新中国成立,我的家族凭借底子厚、人脉广,渐渐恢复了元气,有重塑繁荣的趋势。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后来那场浩劫,我的家族被敌对家族暗算,扣上了反.动.派的帽子,家族的财富几乎被洗劫一空不说,除了小孩子外,几乎所有人都遭受了批斗。”
  
      潘珏铭望着远方的东方明珠塔,表情有些恍惚,似乎陷入了曾经的回忆之中,“那场浩劫,让我的家族近乎陨落,接近一半的人死在了那几年。后来,浩劫结束后,我爷爷本想利用曾经的人脉东山再起,但和建国后不同,那些曾经巴结我们潘家,与我们潘家有商业来往的人,全部将我们潘家当成扫把星,不要说给予帮助,就连正常的交集都不愿意。尚且连商人都如此,那些曾跟我们潘家有关系的政客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恨不得告诉所有人,他们和我们潘家没有任何关系。”
  
      “我爷爷原本就因为那场浩劫丢掉了大半条命,遭遇这一切后,直接被气死了。我们潘家四五分裂,我爸临危受命,接过家主之位。
  
      我爸从小受到熏陶,很有经商头脑,熬过起初的几年后,便凭借那十几年不断变化的政策,抢得先机,再次令得我的家族崛起。等到前几年的时候,我们潘家在燕京虽然不在商业家族第一梯队,但也是数得上的,而且在政界关系网不俗。”
  
      “就在我们潘家上下以为可以凭借政界的关系网,跻身燕京乃至华夏一流商业家族的时候,噩梦再次降临,我们潘家依靠的大树倒了,再次被殃及鱼池,其后果完全不亚于上世纪那场浩劫,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到这里,潘珏铭的眼圈隐隐有些泛红,眸子里闪烁着愤怒而仇恨的光芒,“我爸、我叔和我姑全部被抓进了监狱,我们潘家的产业像一块蛋糕,在短短时间内被瓜分得一干二净,只留下了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资产。”
  
      说到这里,潘珏铭的情绪隐隐有些激动,声音也有些颤抖。
  
      为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从口袋里摸出香烟,抽出一支,先递给了叶帆。
  
      叶帆并没有吸烟的习惯,但此时听完潘珏铭之前的叙述,深深感受到了潘珏铭心中的悲愤与恨意,稍作犹豫,便接过了潘珏铭手中的香烟,任由潘珏铭为他点着。
  
      “根据资料里显示,你卖掉了房产,到东海帮的赌场里赌博挥霍,还成天玩女人,最后输光所有钱,要在赌场里自杀,被赌场工作人员阻止,有幸遇到司徒叔,被司徒淑挽救。”
  
      轻轻吸了一口香烟,叶帆回想着潘珏铭的资料,若有所思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在潘家遭遇第三次打击的时候,选择破罐子破摔的吧?”
  
      “是,也不是。”
  
      潘珏铭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深吸一口香烟,道:“我是潘家这一代的长子,当灾难再次降临之后,我虽然埋怨贼老天不长眼,却逼迫自己接受了这一切,并未自暴自弃,而是打算如同当年我父亲一样,挑起这个家的大梁。”
  
      说到这里,潘珏铭的表情变得有些痛苦,吸烟的速度明显加快,似乎他想用尼古丁麻痹内心那份深入灵魂的疼痛。
  
      很快的,一支香烟燃尽,他又点燃第二支香烟,狠狠吸了两口后,才声音嘶哑地道:“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彻底将我内心最后的坚持击垮。”
  
      “什么?”
  
      “一个口口声声说爱我,愿意一辈子陪伴我不离不弃,发誓愿意为我去死的女人,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和我的仇人上了床,被我捉歼在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