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风雨大唐 > 434

43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长安县令坐在官椅上面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没有想到程怀亮那么的不给他面子,说话简单粗暴,果然程家出的都是щww{][lā}
  
  长安县令坐在上面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感觉左右的为难。
  
  程怀亮看着县令大人,用戏谑的声音问道:“县令大人怎么啦?难道脚发软?没有力气站起来了,用不用小子我将状纸送到你的面前。“
  
  “大胆竖子,你好大的胆子,胆敢蔑视公堂。“县令大人一拍惊木吼道。
  
  “大人,这是我状告窦家草菅人命,欺名盗世的状纸,请大人您过目。”程怀亮没有回县令的话,继续执拗的让县令大人看状纸。
  
  旁观的人看了半天总是看明白了过来,这货根本就是不敢接状纸,只能顾左右而言他,总是想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大家纷纷的起哄了起来。
  
  “接呀,你到时接啊。”
  
  “太怂了嘛,听到是状告窦家的居然连状纸都不敢。”
  
  “你这样的怂包怎么就能当上县令呢,让我来吧。”
  
  顿时人群哄闹了起来,纷纷的开始起哄,唯恐现在还不够乱,同时也为那个县令大人的胆怯而感到气愤,这样的人怎么能当父母官呢?当初李二是怎么选择的人啊。
  
  县令用惊木不停的拍着大堂上的桌子示意大家安静,结果没有人甩他,程怀亮也跟着起哄,让他接状纸啊,手都举软了,难道我们大唐官员就是这样为老百姓提供服务的吗?
  
  到了最后,老百姓们的哄笑声让他完全抵挡不住了,只能让师爷从程怀亮的手中接过状纸,县令大人看着书生龙威写的状纸都差点情不自禁的拍案了起来,写的太好了,太煽动人了,窦家这样的家族就该让他消失,窦家人的就该死无葬身之地,窦家就应该被人千古唾弃,字字珠玑啊,从字里行间就能感受的到写状纸的人心情是多么的悲愤,多么的具有一种胸怀天下的情怀。
  
  不过县令毕竟是县令,他压制住了心中的惊叹,表示现在状纸已经收到了,过两天再开堂审理,现在需要调查事情的真相,这县令不傻,还在找大公无私的借口和理由,还想拖一下时间。
  
  “县令大人,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接了状纸还要延期审问的,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是请原告和被告对簿公堂吗?怎么还要过几天呢?会不会是你打算趁机去窦家通风报信啊?”程怀亮可不准备放过他,今天这么大的阵仗可不能白玩。
  
  “你放肆。”县令颜面无光。
  
  “对,我就放肆,但是我哪里做错了吗?你坐在这个位置难道不是为老百姓平冤屈吗?难道看到其中涉及到了达官贵人你就胆怯了,那么我们大家很有理由相信你以前判案的公正性,你们大家说对吗?”程怀亮说道最后直接对围观的老百姓们问了起来。
  
  “对呀,你再拖下去我们有理由怀疑你。”围观的长安城老百姓纷纷起哄了起来。
  
  县令大人看情形知道,今天必须把窦家的人叫过来,大家当面对峙,不然以后自己的这个官就别想做了。
  
  脸色黑黑的县令大人吩咐左右去将窦家的人给请过来,作为被告他们不在场是不对滴,左右领命带着一波人走了出去,直奔窦家而去。
  
  窦老头这个时候在书房气的跳脚呢,朝堂上弹劾程咬金父子的折子一直被不断地朝臣念着,但是李二一直保持着一种沉默的态度,啥都没有表示。
  
  不过窦老头相信李二最后肯定顶不住压力的,最不能让窦老头忍受的是程怀亮的小广告,窦家千年的声誉就这样被毁了,老百姓可不管这是不是真的,但是他们有了谈资,以后他们窦家就是老百姓酒饭茶后的谈料,窦家的声誉算是真的垮了,还有就是长安县令那个小瘪三,让他不准接程怀亮的状纸,结果这家伙居然还是将程怀亮给放了出去,真的是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有家伙。
  
  窦老头觉得很烦很闷,今天一天就没有一点顺心的事情,唯有继续等待朝里传来的消息了,气不顺的窦老头打开书房的暗室,窦老头走了进去,可能真的是气昏了头又或者认为没有人敢闯他的书房,暗室门没有给关上。
  
  暗室里面摆放着几个蜡人,其中有一个男人的,是当年他的一个仇家,结果被窦老头给弄死了,然后做成了蜡人,看着这个男的窦老头就时常有一种变态的快感。
  
  其他的几具蜡人则全部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不知道都老头怎么弄的,居然人死了那么久尸体也还没有腐烂,反而有一股淡淡的檀香。
  
  这些女子都是当初窦老头垂涎的美色,结果没有得逞的女孩儿,红颜多薄命说的就是这些可怜的女孩儿,从现在苍白的脸色上你都可以看到曾经他们年轻美丽的容颜,窦老头面对这些蜡像不知道在嘀咕什么,不过从他狰狞的面孔看出他的心情一定不平静。
  
  当窦老头还在暗室的时候,窦家来了一群人,手里拿着水火棍,穿着衙役的衣服就往里面闯,窦家的人顿时不乐意了,你以为这是哪儿啊?这里能随便闯的吗?窦家的家丁吆喝那些仆役滚出去,结果衙役也不说话直接往里面闯,顿时窦家的家丁纷纷向着仆役们扑了过去,结果是悲催的。
  
  家丁们太不堪一击了,纷纷被衙役们给击倒在地,仆役们反而一点事情都没有,他们的目的性很明确,直接对着窦老头的书房扑了过去。
  
  当他们到书房的时候窦老头还在暗室里面,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衙役领头的一眼就看到了暗室的门大打开着,带着众人就冲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暗室里面的几个蜡像,哎呦喂,真的有蜡像啊!衙役领头的挥了挥手手,这群仆役顿时扑了上去,将蜡像扛着就往外面跑。
  
  窦老头发蒙了,这是哪儿来的人啊?连忙叫住这群人,让他们站住,有什么事情好商量,多少钱我都愿意给,但是前提就是蜡像给我。
  
  衙役领头的对窦老头表示再多的钱也不行,一会儿公堂上见吧。
  
  窦老头大急,大声的叫他们家蓄养的死士们去把蜡像给我抢回来,顿时院子里面突然冒出了穿黑色衣服的死士,衙役领头的一点都不怯场,一点都不意外,让大家保持阵型,安全的带着蜡像离开为主要目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